尤琳@颓废中

尤琳(ユリン),非原创圈名,来自高达AGE的尤琳·路谢尔。/
王国之心(KH),最终幻想(FF),刀剑乱舞(退坑?),p3(女神异闻录3),轨迹系列玩了零碧轨闪轨12。现在文豪野犬探索中并且沉迷手游无法自拔/
追P5和全金4中/
绘画和写文方面的咸鱼。/
虽然是文科生,但没有文科生的文笔与才华,写文纯粹为了自娱自乐)也没有美术生的绘画技能,也是很烂,画着玩玩。/
头像:是太宰治(文豪与炼金术师)

同样的梦

-洛克萨斯和希恩做了同样的梦

-这是他们的日记

-灵感来自一首歌叫cast a spell onher

-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玻璃糖

-很久没有写,ooc慎,注意避雷,小学生文笔

以上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”

“我梦到自己做完任务,便跑去老地方等着他们两个一起吃冰。”

“我那时候就在黄昏镇做任务,所以我帮他们买,跑到顶楼的天台,我看到了希恩一个人坐在边上看着天空——这时候我才留意到奇怪的一件事——天空逐渐黯淡了下来,就是天黑了。”

“太奇怪了,黄昏镇的夕阳是从来不会落下的,但是由于是梦境的关系,我竟然觉得这是正常的。”

“我叫了希恩的名字,她回头看了我一眼,眼角还有眼泪。我一靠近,她就急忙擦干眼角。可能我叫得太突然,她有些慌乱。”

“等到她冷静下来,我把冰棒给她,然而冰全融化了。我急忙地下去再买一次。”

“我跑下楼梯到车站门口,发现希恩突然从塔顶上跳下来——天色越来越暗了,我在担心我会接不住她,在车站门口一边准备抱人得姿势一边不停移动找到合适的位置……”

“最后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到,因为我被闹钟吵醒了。”

“起床后,我从dusk那里拿到了今天的任务要求——据说是因为塞克斯要忙着处理其他事情,就让dusk代为通知。今天的任务是和希恩一起的,脑海内希恩跳塔的情景一闪而过。有种不好的预感,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“在走廊上,我遇到了阿克塞尔,阿克塞尔看着我脸色不好,以为我身体出了什么事。我把昨晚做的梦告诉了他,阿克塞尔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不过是一场噩梦,没必要当真。”

“在大厅里,希恩在莫古力那里买什么东西,我上前和她打了招呼,她看上去很精神也很开心——距离上一次共同任务不知道有多久了。这次我们任务的地点是黄昏镇,清扫阴影块,本来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,但是这次数量太多,只能派多一个人去。”

“我和希恩通过暗之回廊,来到了黄昏镇,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橙黄色——傍晚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的颜色。想到昨晚梦到的不一样的天空,我发起呆来。”

“希恩把我拉了回来,问我在想什么事情,我把昨晚梦到的天空告诉了她。当然我没有说出梦到她从塔上跳下来的事情。”

“‘夕阳居然落下了吗?那还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呢。’希恩说,‘这个地方之所以叫黄昏镇,就是因为这里的天空一直都是黄昏的样子啊。’”

“我点了点头,这里的小孩发誓的时候会说‘除非黄昏镇的夕阳落下了’来强调自己所说的是事实,阿克塞尔曾经说过这种发誓方式很好玩。”

“那既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又只是出现在梦中,也就不用太在意了吧——”

 

“我今天很早就醒来了,在走廊上遇到匆忙的塞克斯,他没有和我打招呼,也没有看我一眼。塞克斯很难得这样要出去执行任务,以往都是他派任务给我们的。”

“他走到一半又折回来,把一个文件给我,说是上面有今天的任务。”

“今天的任务是和洛克萨斯同行去黄昏镇清除阴影块。”

“看到黄昏镇,我想到了那个梦——我在钟塔顶上跳下来的梦。”

“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吧,会做到那种梦。”

“梦中的我在哭,而且我还很清楚我是为什么哭的,因为我快要被废弃了——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着自己要被废弃掉的事情,毕竟自己也只是一个不完全的人偶,迟早都是要被抛弃的吧……”

“这时候正在哭的我听到了洛克萨斯的声音,他带了冰棒过来,我急急忙忙地擦干眼泪想挤出一个笑容,但是应该还是哭的样子的吧,他拿着冰棒袋子走过来,坐在我旁边安慰我,当他想拿出冰棒的时候发现已经化了。”

“他一边说着‘我立刻去买冰棒’一边跑下楼梯。”

“那时候的我感觉好像是真实情况发生的一样,就连看到天边夜色降临也觉得正常——太阳是会落下的啊,不是吗?”

“我在想,现在的我已经快要崩坏了——作为一个人偶来说,如果要是我不在的话,洛克萨斯的情况是否会好转一些呢?我这样想着,看着天空逐渐被夜色覆盖——”

“我跳了下去。”

“钟塔还是挺高的,从这里摔下去的话自己都不会变成什么样子了。在半空的时候,我看到天边貌似有流星。听黄昏镇的女孩子说,看到流星的人会有好运。”

“快接近地面的时候,我听到熟悉的声音,在呼唤我的名字。我认得那个声音,是洛克萨斯的声音啊。”

“他把我接住了,但是由于冲力的关系他摔倒了。爬起来后他急忙问我有没有事,哪里有伤到。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,只是一直在哭。”

“随后我醒来了,眼角还是湿的。”

“今天洛克萨斯和我说,他梦到黄昏镇的夕阳落下,夜幕降临。这和我在梦中见到的景色一样。不过在现实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。我没有说自己也梦到了,我在害怕我们做的是同样的梦,然而结局却并不一样。”

“今天和洛克萨斯一起做任务,也很顺利,只是我还是感觉到洛克萨斯的力量已经被我吸收了不少……吸收他力量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。”

“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好呢……”


评论(5)
热度(3)

© 尤琳@颓废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